由中国电子商务协会主办,中国青年企业家协会、团中央中国青年出版总社、浙商总会互联网委员会、美国中经合集团联合主办,盘石股份承办,北京青年报协办的“WMIC——2017世界移动互联网大会暨新媒体门户大会”将于6月23日—24日在北京国际会议中心召开。

届时,福建日报、湖南日报、北京青年报、光明日报等众多来自传统媒体的代表将与现场近万名嘉宾齐聚一堂,紧紧围绕移动互联网时代传媒行业的转型变革,共同探讨新经济环境下的运营模式。

传统媒体遭遇的最坏时代

1974年,在整个新闻界再次为第四权的胜利而激动憧憬的时候,或许没有人会相信,40年后《华盛顿邮报》最终会以2.5亿美元的价格最终被卖了出去。而买家则恰巧是将传统出版行业送上绝路的亚马逊创始人——贝佐斯。

其实不仅仅是《华盛顿邮报》一家,近年来遭遇滑铁卢的传统媒体还有很多,如《芝加哥太阳报》将自己的专业摄影师团队解雇;无以为继的《新闻周刊》最终停刊了事;有着百年历史的《新共和》被Facebook 联合创始人收购;之前被纽约时报11亿美元收购的《波士顿环球报》作价7000万被售出。

可以说,互联网在互联网的冲击下,很多传统媒体都如同陷入绝境的困兽一般,有些沉湎于往日的辉煌中死去,有些则在守成与改革之中摇摆不定,拼命挣扎,而活下来的都是试图闯出一条新的生路“求存者”。

而放眼国内,随着00后网络原住民人群的成长,当平板、手机等移动设备和应用的结合能够为用户提供更加良好的阅读体验时,国内的从业者也不禁疑惑——互联网时代,传统媒体的出路究竟在哪儿?

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媒体怎么玩才对?

技术变了,时代变了,传统媒体的玩法也变了!

互联网时代媒体最显著的玩法就是与大数据结合起来——内容的精准化推荐、用户资源的优化配置、挖掘,还有潜在的变现能力。而这样的技术则完全可以将过去的媒体彻底“KO”掉。

例如前几年,北京青年报敏锐的捉住了发展的机遇,通过“十报五刊二网”的方式,建立了一个以北京青年报为核心产品的现代传媒集团,通过积极探索和挺进新媒体传播与营销产业领域,逐步形成基于数字电视、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技术的新媒体为发展方向的综合性媒体机构。

毫无疑问,大数据的“闷棍”让北京青年报等众多有先见的一流媒体开始投身互联网,做移动APP,很好的弥补了传统媒体渠道的短板。而未来,随着媒介朝着越来越人性化的趋势发展,在大数据的应用下,无论是媒体生产内容的方式,还是运营的模式都将朝着更加省力便捷的“用户逻辑”方向发展。